聖蹟寺僧眾對佛弟子們致歉

懺悔文/佛弟子 李昂澤

       佛弟子索朗仁欽(俗名:李昂澤)向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及參與法會的所有師兄師姐們懺悔。因我的罪過,沒有打開旺扎上尊桌上的麥克風,並且在上尊說話時已發現錯誤但沒有馬上衝上前去開麥克風,導致所有坐在大雄寶殿外廣場上站滿的人山人海的佛弟子們聽不清楚、甚至聽不到上尊的開示。我還想瞞混過關,這種不關心眾生的行為、心中沒有眾生的態度,根本就不是人。我這樣一個豬狗不如的人,取消我的仁波切身份,我覺得是非常應該的。這個嚴重的罪過讓各地為求佛法、為求殊勝因緣的佛弟子們聽不到上尊的開示,我真是罪大惡極!

旺扎上尊是真正的大聖德、是具證量的不退地菩薩,要不然怎麼能夠輕鬆抓起重達1000多斤的攔殿金剛杵。很多人也都去試抓了、包括我和一位身材壯碩重達280磅專門在健身房訓練的人,兩人合力都無法抓動攔殿金剛杵,攔殿金剛杵就像是釘在地上一樣,紋風不動。我見到上尊的時候,我驚呆了,這….到底是人還是天神,簡直太莊嚴了!當看到上尊將攔殿金剛杵抓起時,我更是震驚、景仰,久久沈溺在震驚的情緒裡,忘了自己的職責是要去開麥克風的。

    事情發生後,聖蹟寺開會檢討對眾生不關心的事,說我怎麼不讓眾生聽上尊的開示呢?!怎麼不讓眾生知道殿堂裡發生了什麼事呢?!為什麼要影響眾生讓眾生受不到加持呢?!為什麼不開麥克風呢?!並報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取消我的仁波切身份。

    我真的豬狗不如,如我真的關心眾生,將眾生視為父母,我絕不會在知道麥克風沒開,知道在大殿廣場上為求佛法,不依不饒的虔誠佛弟子們聽不到上尊開示而無動於衷。

    我虔誠地向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及所有參與殊勝法會的所有人深深的懺悔,希望能給我一個改過的機會。

    我的罪過很大,我祈求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能悲憫我。以下是上尊開示的重要部份:

    佛弟子們,我非常高興今天在這裡見到你們。我高興是因為你們有因緣在這一生能遇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樣你們就能夠學習到正宗的、沒有被篡改的、原始的佛法,因為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今生得到成就,所以,我當然非常高興。

    佛弟子李昂澤再次向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及所有參與法會的師兄師姐們深深懺悔。

佛弟子 李昂澤
叩首懺悔
2019/3/11

道歉文/釋若可 

    西元201936日聖蹟寺湧來大批人潮,這些信眾都是因為聖蹟寺非常難得的恭請到旺扎上尊蒞臨本寺而來。大家都是為了晉見上尊,祈望得到佛法力量的加持。人來得很多,殿堂容不下所有的人,殿外也都擠滿了人。

    上尊來了,大殿門口放了一個攔門杵,上尊提起這一千斤有餘的攔門杵,放下時,大地震動,這是何等了得啊! 因為根據金釦三段的身份必須要提起攔門杵。這就相當於當年釋迦牟尼佛要考阿難尊者要他從門縫中進來一樣。可以這樣說,全世界的大法王和大活佛們連上尊提起的攔門杵一半的重量都提不動 

    上尊符合法規,才有資格進入大殿,長頭禮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禮拜時,上尊呼到:“弟子旺扎,恭敬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本來自以為很圓滿,結果有大殿外的人對我們說他們什麼都沒有聽到,因為管理麥克風的工作人員沒有及時打開麥克風,而大殿外的人沒有聽到上尊的開示。殿外的人只有聽到上尊將千斤重的攔門杵放在地上大地震動的聲音,其他什麼都沒有聽到。

    很多師兄師姐抱著滿懷崇敬、希望從海外而來, 聽不到旺扎上尊開示,都是我們作為出家人對不起他們!這是多麼粗糙自私的心,這樣不能體會他人感受,忘了關懷他人的心境,這就失掉了慈悲心,連愛心都沒了。

聖蹟寺慚愧比丘尼
釋若可 向大眾致歉
2019311

道歉文/釋了慧

慚愧弟子釋了慧,誠心向大眾懺悔,三月六日旺扎上尊到聖蹟寺,顯證量舉起千斤重的金剛杵,還在大雄寶殿給大家加持、開示,我心裡法喜充滿,能見到如此大聖德是何等的幸運,高興極了,就忘了大殿外的大眾,因為麥克風沒有開好,使大殿外的大眾沒聽到旺扎上尊的開示,我身為聖蹟寺的出家人,沒有關心大眾,使大眾心裡難過、失望,我失掉了修行人的本質。

今後改過,做任何事情都要先想到眾生,要為眾生服務,這一點做不到,真的不配作佛弟子,任何事情、時間、地點、場所,都要想到眾生的困難和痛苦,要幫助他們,去關心、安慰,盡所能解決他們的困難,身為出家人,為了要成就,必須要做到。

慚愧佛弟子  比丘尼
釋了慧  頂禮
2019311

致歉文/釋覺慧

    佛弟子釋覺慧對於自己對眾生不負責任的行為向世界佛教總部所有行人懺悔。日前金釦三段大聖德旺扎上尊前來聖蹟寺為所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信眾開示、加持,由於此次人山人海的行人前來拜見上尊,大雄寶殿內和殿外擠滿了人。弟子安排索朗仁欽仁波且負責音響的執事,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是個對眾生這麼不負責任的人,沒有將旺扎上尊面前的麥克風打開,導致旺扎上尊開示時,殿外的許許多多信眾聽不到上尊的開示,為此嚴重罪過,索朗仁欽仁波且的仁波且身份被取消了。弟子選錯了人,根本就沒有想到他是這樣的人。而弟子沒有即時發現這嚴重的問題,身為聖蹟寺的僧眾之一,弟子深感懊悔内疚愧對眾生,弟子沒有關心到那麼多的信眾不遠千里前來拜見旺扎上尊,卻錯過了上尊的開示。我身為一個修行人,應時時刻刻考慮到眾生,佛弟子們千辛萬苦為求了生脫死而來求法,結果使得這次許多行人前來拜見上尊沒有聽到他的開示。聖蹟寺為這件事專門開了會,在檢討這件事時,僧眾們心裡非常難受,因此會上決定所有僧眾各自向全世界行人公開致歉。弟子的行為實在是太罪過了,愧對眾生,今特公開向所有行人致歉。
慚愧比丘尼 釋覺慧 合十
2019311

     文/釋正睿

       罪過釋正睿,向大眾懺悔,在佛弟子們拜見旺扎上時,上尊一到,我就恍神了,特別是看到上尊把千斤重的金剛杵提起放在地上時,大殿都震動了,一時興奮什麼都忘記了。

想都想不到,佛教裡面還有那麼大本事的大聖德,當下我竟然就忘記大殿外的大眾沒聽到上尊在開示,沒有注意麥克風沒有打開的事,一想到這我就很難過,怎麼那麼自私,只認為仁欽仁波且在負責麥克風,結果他完全沒有責任心,沒有打開,弟子只顧自己,而沒想到大雄寶殿外的大眾沒有聽到上尊的開示。

仁欽仁波且對他人不關心,而我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哪裡是一個修行人,真可憐,犯下如此的罪業,只能深感懺悔。

我釋正睿真誠地向大眾致以道歉,今後一定努力服務大眾,敬請大眾原諒。

罪過佛弟子
釋正睿  頂禮
2019311

致歉文/釋了正

     聖蹟寺特為此事件召開會議並作檢討,大家各自越想越難過深感愧疚,因此與會僧眾一致決定向行人公開檢討並道歉。

佛弟子釋了正今向所有拜見旺扎上尊的大眾致歉,因為非常難得的我們有機會拜見上尊,前來拜見的人數眾多,大雄寶殿中有400多人而外面的廣場上都站滿了人。當時了正在大雄寶殿正門外守護千斤重的攔門杵,當旺扎上尊至殿門前,用雙手抓起一千斤重量的攔門杵再放下時,地都被震動了,了正在旁距離不到2尺處,親眼所見更是完全被震撼住了,根據我的了解,當今這個地球上沒有一位活佛或法王能有這個體質、這個力氣,加上見到旺扎上尊時,他的形象就是名不虛傳活生生的大力王尊者,讓我們所有在場的人都震驚了,好像從天上降下了一尊天神,所有仁波切在他面前像個小孩一樣。弟子由於震驚與興奮過度,忽略了旺扎上尊開示時外面的師兄師姐們是否能聽到上尊的開示。事後發現負責音響的仁欽仁波切竟沒有將麥克風打開,為此自私不負責任的仁欽仁波切,由於對眾生不關心已被革職仁波切的身份,而自己也沒有注意麥克風沒有打開,這種輕忽也是太不應該太對不起大家,因此在此向各位鄭重致歉 ,了正今後行事當更加謹慎,當以大眾利益為首。

維加斯新聞報上將一千斤重的殿金剛杵錯誤地寫成一千磅,這造文者沒有把問題弄清楚就亂寫,就算是一千磅也是嚇死人!

慚愧佛弟子
釋了正 合十
2019311

檢討文/釋妙空 

在此對所有眾生懺悔和道歉由於我身為出家人,但是這麼自私,只管自己執事和考慮大家維持紀律的事,在旺扎上尊開示的時候,又管著想聴開示就没顧到擴音器的聲音,也没有考慮到外面的人有没有聽到上尊的開示,實在是自私的行為,没有做到將眾生利益擺在最前面,導致當天在大殿門外的人没有聴到旺扎上尊的開示,我對自己對眾生不關心、不負責的態度深深懺悔,對如此的行為深感歉意也非常慚愧。
慚愧比丘尼
釋妙空 頂禮
2019311

致歉文/釋正學

佛弟子釋正學在世界佛教總部服務,拜見旺扎上尊的機會多,跟上尊較熟悉,一般人難以見到上尊。36日旺扎上尊到聖蹟寺接待來自世界各的佛弟子們,旺扎上尊在聖蹟寺大雄寶殿前,舉起千斤重的攔殿金剛杵,大顯威力,驚動四方,上尊給佛弟子們加持、開示,由於來的佛弟子們非常多,大雄寶殿內只能容納400人,其他的佛弟子們無法再擠進殿內就只能排到廣場去了。當天弟子負責給上尊端水、服務,我當時只想到把自己的執事做好,卻忘了大殿外那麼多的佛弟子,由於李昂澤負責擴音器,結果他不負責任沒有將擴音器打開,只管自己頂禮、瞻仰上尊,使大殿外的佛弟子們聽不到旺扎上尊的開示,佛弟子們千里迢迢從世界各地趕來拜見上尊,卻沒有聽到上尊的開示,他們非常失望,我驚覺自己竟如此自私,身為聖蹟寺的出家人不負責任,沒有考慮到外面的佛弟子們的利益,心中沒有眾生,失掉了慈悲心,我難受的無地自容,今向大眾懺悔,弟子徹底改過,做一個修行利生的出家人,一切為利眾生,真真誠誠的為大眾服務。
佛弟子
釋正學  頂禮
2019311

道歉文/釋正祥

     前幾日許多佛教徒從四面八方趕到聖蹟寺拜見旺扎上尊,由於人數太多了,有一部份人坐在大殿,而另一部份人因場地有限而坐到大殿外。廟子也準備了音響設備,以便坐在大殿外的師兄姐也能聽到上尊開示。但是執事人員仁欽仁波且太過分了,為了自己能拜見上尊,明明知道麥克風沒有開,大家聽不到,他毫不在乎,他不但不處理,完全跪在地上,像個癡呆兒一樣,呆癡癡地看著上尊,結果造成麥克風沒有開,坐在大殿外的師兄姐沒有辦法聽到旺扎上尊開示。

當法會結束時,有人來跟我們提出大殿外的人什麼都沒有聽到,我當下晴天霹靂,如果我不是出家人,這個仁欽仁波且應該成肉醬拿去喂狗。其實我也好不到哪裡,被旺扎上尊那世界上找不到的威武的形象給震攝住了。西藏的雪謙寺,有一個大活佛叫頂果欽哲仁波且,長得十分威武莊嚴,稱為世界第一莊嚴相。但是,當旺扎上尊出現時,我覺得若是拿頂果欽哲仁波且與旺扎上尊相比,無論從威武、力氣、莊嚴相,頂果欽哲仁波且都不及旺扎上尊。尤其旺扎上尊的力氣,應該是兩個頂果欽哲仁波且都無法撼動的。我認為頂果欽哲仁波且也無法抓起旺扎上尊千斤重的攔門金剛杵的一半重量。(撰寫維加斯新聞網“旺扎上尊果然非同凡體”稿子的人太不負責任,竟然將一千斤重的攔門金剛杵寫成了一千磅,實在太不應該。)

    上尊進門時一步一拜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時,口中同時唸到“我,弟子旺扎,恭敬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我興奮得都快暈了。上尊還求佛陀師父為他摸頂,我能不興奮嗎?哪有時間關心麥克風開了沒有。我也沒有把眾生放在心裏,否則我也應該關心麥克風的事。

罪過弟子犯下了無法挽回的罪業,心裏非常痛悔,實在太對不起大家。所以罪過佛弟子釋正祥真心誠意地向諸佛菩薩、世界佛教總部及大眾公開懺悔,致以最誠摯的道歉,祈求大家原諒,我今後一定更加努力服務大眾,利益眾生。
                              

罪過佛弟子
釋正祥 至誠懺悔致歉
2019年3月11日

旺扎上尊果然非同凡體

                          旺札上尊果然

2019年03月11日 維加斯新聞報
西元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下午,驚雷在美國聖跡寺上空轟鳴炸響,如山崩地裂,震耳欲聾,滂沱大雨傾盆而下。聖跡寺大殿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近千人。他們手捧哈達,恭敬虔誠地跪迎大聖成就者———旺扎上尊。

旺扎上尊是金釦三段大聖者,今生以來依止在多杰羌佛座下修學,成就聖量巨大,堪稱全球佛教界絕無僅有之大力王尊者曾主修金剛法曼擇決大法會,依法擇決出降世真身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2016年又親自主持世界佛教總部對全世界法王、活佛、法師、上師、阿闍梨等的聖考,修“輪迴八風陣”和“金剛陣”,以聖量擇決近萬名佛教徒的修持段位水準,震撼世界!然上尊於名利之事無感而淡,數年來雖勤於渡生法務,但除了少數上乘段位的佛教徒,絕少與常規佛弟子見面。這一次是聖跡寺燃燈古佛殿即將落成,在該寺僧眾再三再四的請求下,上尊終於認可將定期到燃燈古佛殿誦經轉咒,為點燈祈福的信眾修法祈禱加持,依此因緣才不分行人等級公開與佛教徒們見面。

三月六日傍晚,旺扎上尊出現在聖跡寺,步伐穩健、著地有聲,似如金剛降壇。大雄寶殿門口放著一把巨大的金剛杵,重達一千依蓮花生大師時代的古制法規,凡三段金釦位達大聖者之上尊,必須依其體重和年齡,提起相應重量的攔殿金剛杵,方可從杵上跨越進入大殿,以此檢驗其身體素質是否健康,是否達到超凡標準。依規,旺扎上尊的標準應該提起一千重的攔殿金剛杵,才可步入大殿叩拜佛陀。
高大如金剛而又十分莊嚴的旺扎上尊走到攔殿金剛杵面前,彎腰輕輕抓起了一千磅的金剛杵,現金剛威猛之相,放下時,地與大殿頓時震動,驚駭眾人。隨後上尊輕盈跨杵而過進入大殿,一邊大禮叩拜佛陀,一邊至誠而白佛言:“我,弟子旺扎,恭敬頂禮偉大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然後屈背弓腰,徐徐而行,直至羌佛面前。羌佛為他摸頂,摸頂畢,上尊倒退側旁升坐,對大眾說:“佛弟子們,我非常高興今天在這裡見到你們,我高興是因為你們有因緣在這一生能遇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樣你們就能夠學習到正宗的、沒有被篡改的、原始的佛法,因為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今生得到成就,所以,我當然非常高興。”
旺扎上尊為在場的所有佛弟子逐一摸頂加持,直至夜深方才離開。
上尊離開後,佛弟子們按捺不住對千金剛杵的好奇,紛紛來到金剛杵前一試身手,其中有在健身房練體的大力健將,當然,毫無疑問,無論他們使出何等力量,直起腰時都在搖頭,不要說提起來,就連搖動都沒有可能,兩個人聯手想提起一半端頭也是紋絲不動。難怪上尊又稱“大力王尊者”。

旺扎上尊的侍者堪昆仁波且說:“這地球上的所有法王活佛中,根本找不到能提拿攔殿金剛杵的人了,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的大殿前都沒有攔殿金剛杵,因為這是暴露凡夫俗子本質的利器,若不是真正的大聖者,誰敢擺呢?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很簡單,真正的佛法失傳了。大家學到的,都是殘邊斷角的空頭理論,因此名聲再大、地位再高的活佛法王,基本上都是空洞的病體虛殼,身上哪有聖質成份?何來真佛法煉成的金剛之體?要見內證功夫,只有在羌佛師父這裡,只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親信弟子旺扎上尊才是真材實料,真正的如來正法。我敢說,某些西藏法王,高唱傳承空洞理論,可憐得很,盡搞些糊弄外行的沒用的東西,無論在眾人面前怎麼升坐法臺,強打精神裝模作樣,還是虛病之體,自己都還在病痛中焦灼,竟然還編說空洞大話,甚至假佛法。由於修行人不見真剛,只聽空說,不被騙才怪呢!

這正是釋迦牟尼佛說的末法時期魔強法弱多遭害。有的法王活佛為了遮蓋自己的凡夫本質,說‘我們的傳承不講究這個’!我說你只能去騙傻瓜!不管你講不講究,你既然號稱聖者高人,超凡入聖,你的身體怎麼沒有聖者力道呢?你無力、體質差、病虛之體,這是推翻不了的事實,難道不是嗎?不服氣你就抓起攔殿金剛杵來看看!就正如五明,冒充有五明的人很多,結果五項在哪裡?一項一項擺出來看啊?五明高度呢?更沒有!釋迦牟尼佛規定菩薩在五明中得,而你五明不全,更不見高度,那你就明擺著不是大菩薩,你稱菩薩就是違背釋迦佛陀的教戒,你就是個普通人,根本不是菩薩!”

巨大聖蹟在將建立的佛教城聖天湖上展示

 

     聽佛陀說既然是開會,如果會開完了,這個水就沒有了,我們非常擔心,以最快的速度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據了解,當天沒有一個人拍攝過。第二天有很多人看到公告就來到現場,可是正如南無羌佛所說的,慶典完了,水就很快消失,果然,他們趕到的時間,洶湧澎湃的急流波濤已經不見了,印證了羌佛的說法,水量大量減少。

215日艷陽高照,突然接到報告說,聖天湖的地下河上面的河床上,出現從南到北的巨浪奔流,水大得無法想像,河岸的寬度類似於長江,顏色猶如多瑙河,碧藍色,巨浪飛奔,水流湍急,很多人不知所措,十分驚駭,到底要發生什麼狀況,未可料知。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當時說:“你們不要擔心,不了解狀況,這是大吉之兆,對聖天湖該修房建寺的地方、對人所居之處不會有任何損傷,聖天湖泊中的水也不會被侵入。現在唯一是要告知佛教總部,總部要修寺廟在那裡,要派人去把聖跡攝下來。”我們問為什麼叫聖蹟?南無羌佛說:“去年就告訴過你們,聖天湖是一個聖地,聖天湖地下有一條從南到北的地下河,寬如長江。當時有邪惡妖人誹謗說我們是造謠,為此,有人拿出了科學依據,告訴他們聖天湖地下確有世界上唯二的兩條從南到北的地下大河中的一條。也給他們講了,地下450英尺以下的地方會有水晶湖泊、晶體寶石,他們這些業障之人怎麼會相信我說的話呢?他們被黑業障住,連科學都不相信。你們想一想回答我:為什麼今天這條乾涸多年、在地下河上的河床會突然碧水奔流、巨浪掀波?這是為什麼?猶如千里江濤,一洗北下,到底是什麼聖潔因緣能使它這樣?”這時一位上尊對佛陀回答說:“這是否是天河之水湧入地下大河,匯聚地穴之河?這確實是龍天護法歡慶讚歎之舉,從科學見證,幾十年來沒有水流的乾河,竟然成了大江奔流,其原因是2019214日,聖天湖所在的城市Hesperia市為了討論聖天湖是否應該修佛教城、分割土地來為各大教派建寺修城的決定,特地召開公聽會,結果,當天公聽會一致表決同意分割土地修建世界佛教中心城,龍天護法甚為歡讚!”

     上尊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這條大江永遠保留該有多好!”南無羌佛說:“永遠保留就不是一條大江了,而是明江與暗江兩江重疊。你不是說了是龍天護法為昨天通過了公聽會而於今天慶賀讚歎嗎?既然這樣,就是一種勝義的表法,就是一種慶祝,猶如開一場慶祝大會,慶祝大會開完了,這巨大的江流很快就會自然消失了,剩下的就是下面很乾淨的石頭和沙。希望有的人的心行也像洗乾淨的石頭和沙,這麼大的江水還洗不淨你們的心靈的污染,那真的就無藥可救了。”上尊說:“這是佛陀的預言嗎?”南無羌佛說:“我沒有本事作預言,這些你們都是看得到的。趕快拿攝像機去把攝下來,現在也許還能照到河上的彩虹。”

     結果,我們世界佛教總部根據佛陀的說法來到了聖天湖上,只聽到水流聲震盪,確實如佛陀所說,我們看到了猶如長江一樣的大江,出現在聖天湖的土地上,北下奔流,水量巨大,波濤澎湃,流速極快,正捲起聖天湖邊的殘渣廢草,一點也沒有傷害樹木、房子,河對岸的房屋也沒有任何損傷,同時也照到了彩虹,這實在是殊勝無比的吉祥之兆。在第一天開會,第二天龍天護法讚歎,巨大聖蹟顯現,我們相信,聖天湖佛教城將會萬事如意,百業興隆!

下面就是2019215日我們在聖天湖現場所拍攝的實況錄像。

騰訊鏈接: https://v.qq.com/x/page/j0839p8945f.html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NeC8_yrTl0

高清晰視頻請點擊 https://ibsahq.org/

義雲高 大師學養精湛 州長市長頒證書肯定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2000年3月9日(庚辰年二月初四日) 星期四

星島日報

義雲高 大師學養精湛

州長市長頒證書肯定

(記者翁怡琳聖蓋博市報道)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八日舉行記者會,宣佈加州州長戴維斯(Grey Davis)和三藩市市長布朗(Willie Brown Jr)肯定義雲高在各項學術上的成就,因此特頒定三月八日為義雲高大師日。

記者會當天義雲高本人並沒有到現場,不過不少的國際文化基金會的成員都紛紛齊聚一堂,表示慶賀之意。會上更出示了戴維斯和布朗頒發的證書,來證明這個至高榮譽的真實性。

學習佛法的義雲高曾經在一九九五年榮獲世界詩人文化大會頒發首級國際特級大師證的殊榮,他在佛學、哲理與倫理上的成就,讓許多人景仰、仿效,而認同他是大師級人物。

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的會長張天佑在記者會上表示,義雲高在各方面的造詣都非常卓越,包括在書法和藝術,繪畫等多方面,在該組織公佈的二份證書:分別是來自加州州長戴維斯和三藩市市長布朗,證書中肯定義雲高在藝術、哲學和科學上的特殊貢獻,同時還宣佈三月八日為義雲高大師日。

在場的信徒們對於這項榮譽都表示非常的慶幸,紛紛互道恭賀,他們都認為這是華人之光,讓中國文化跨向國際的一大步。

圖:張天佑(左)出示來自加州州長戴維斯和三藩市市長布朗的證書,頒定三月八日為義雲高日(記者翁怡琳攝)

本文連結:

義雲高 大師學養精湛

州長市長頒證書肯定

http://blog.udn.com/vajratree/111360835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 #世界佛教總部